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五金工具 > 物美价廉可以使企业做大、必威做快,中国制造

物美价廉可以使企业做大、必威做快,中国制造

文章作者:必威-五金工具 上传时间:2019-12-07

铝道网】20年来,正略钧策给众多的制造企业做过咨询,经常听到企业自己谈起“中国制造”。的确,从微不足道的纽扣打火机到日常所需的纺织品,“Made in China”不单单是商品商标中的三个单词,在国际上更被看成是假冒产品、低劣产品的代名词,这也是现在很多制造企业叫屈喊冤、倍感烦恼之处。因为实际上,很多制造企业都在加大技术投入,提倡自主研发,也聘请外部专家,想尽快摆脱“中国制造”的阴影。为什么“中国制造”的阴霾如此难以摆脱呢?难道改进技术就不是“中国制造”了吗?我认为原因在于中国制造企业关注于技术的升级,而忽视了本质的“中国制造”文化。“中国制造”不仅仅是技术问题,也是背后的文化使然。 “中国制造”文化是什么? 商品在交换过程中有物质使用价值,同时也传播着商品的文化价值,顾客接受了该商品也就接受了商品所赋予的文化,当然也不排除顾客在使用价值和文化价值比较中的妥协。于是,中国制造的商品在制造过程中也同样烙上了制造商的文化符号,这种符号是需要用文化来解读的。“中国制造”的文化符号是什么?有人说是物美价廉,所以中国的商品才被欧洲人青睐,有人说是假冒伪劣,所以才在俄罗斯市场上被围剿,我觉得中国制造的文化符号其实是中国制造企业的文化综合体,中国制造企业的文化就是“中国制造”的文化。 “中国制造”文化的劣根性 这种“中国制造”的文化有什么缺点呢?笔者简单归结为两点:一是取巧文化,一个是“差不多”文化。 所谓取巧,是指中国制造业的复制效应。先买入国外的技术产品,然后回来做一一的拆解,将拆解的零件再一一复制,较后组装成成品,贴上自己的标签,就是中国企业的产品。这就难怪中国产品被贴上物美价廉的标签,同样质量的产品,没有技术成本,当然价格有优势,也就不奇怪欧洲总是提出反倾销提案。而中国制造企业没有自己的技术,拆解复制只会使中国企业沦为加工工厂,国内制造业多年来一直在强调核心技术、自主品牌,可是实际效果是时至今日,中国在国际上也没有几个有名气的自主品牌。原因就是取巧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所谓文化是指在潜移默化中深入骨髓的精神,当“取巧”成为潜移默化的内在精神时,怎么能有足够的毅力抗拒“取巧”带来的短期效益和便利性呢? 其实,日本在工业发展初期也是一样通过购买国外的先进技术产品,通过拆解、研究和改善来开发“日本制造”,为什么在中国就成取巧了呢?让我们看看日本的改善文化吧,若松义人在《丰田式改善力》一书中说到:丰田式改善力与其说是一种经营理念,不如说是一门哲学。改善已经在日本成为一种企业文化,可以以国外的技术为参考依据,在此基础上,消化技术原理,再重新根据市场情况做进一步的改善和提升,较后再通过精益管理,减少不必要的浪费,集大成而自成一家。在中国可能更多的是复制,重复做着“拆解-组装”的动作,老板不仅不会花钱长时间养着一批技术人员做技术攻关,还有可能对已有的技术人员说:不用花费那么多的功夫研究产品,只要拆解后能生产零件再组装就行,不要耗时耗力了,否则过些日子别人就仿制成功投入市场了。因此越来越多的满怀激情的技术人员也就沦为组装师。中国制造业就是因为这种取巧的文化才少了很多像华为一样能够耐得住10年技术积累研发苦旅的企业,中国制造业成为“中国制造”也就不足为怪。 “差不多”文化来自于中国人的口头语“差不多”。张天翼先生曾写过国人多是“差不多先生”。见面问“混”的怎么样,回答是“差不多、过得去、随便”。

瑞士钟表制造享誉全球,而他们的商品价格往往非常高,他们从来不相信所谓物美价廉的说法,他们认为物美价就美。反观我们中国制造,在过往的中国企业崛起史上,同样的一个商品,我们的企业家们以令人惊讶的成本控制力,包括原材料成本、制造工艺成本、劳工成本、税务成本、土地成本以及环境治理成本、营销成本等,硬生生击垮了一个又一个领域的国际竞争对手,造就了Made in China的神话。

格兰仕公司自主研发生产机器人。 他们最先进的机器人和设备,只供格兰仕自己用,不外卖。

近年来,我国的文化产业中存在着与传统制造业类似的“纽扣现象”──由于缺乏有影响力的原创作品和自主品牌,只能为外国做贴牌加工,出口类似纽扣的文化“零件”或者“素材”,导致产品附加值低,企业收益率低,高附加值则被国外企业挣去。专家提醒说,文化产业同样需要尽快实现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 破解文化产业的“纽扣”现象 很多中国观众可能想不到,《人猿泰山》、《玩具总动员》、《钟楼怪人》这些大家熟悉的好莱坞动漫影片,都曾在深圳等地加工完成后期制作。据介绍,靠拿外国订单做加工一度成为国内大多数动漫制作公司的主要业务。不止动漫,在其他领域,不少中国文化企业都有过为国外“做贴牌”的经历。两年前,国内某杂技团与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合作出国演出,在外方安排下,这家杂技团每年演出300多场,每场票房十几万美元,但最终每年只拿到60多万美元的演出费。 专家认为,近年来,我国文化产业中存在着与传统制造业类似的“纽扣现象”──由于缺乏自主品牌,只能做贴牌加工,出口类似纽扣的文化“零件”或者“素材”,导致产品附加值低,企业收益率低,高附加值则被国外企业挣去。专家提醒说,文化产业同样需要尽快实现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 一块金子只卖出了铜的价钱 近年来我国动漫产业部分地存在一种“畸形”现象:接订单为国外动漫公司加工产品能赚钱,做原创动漫却亏得多赚得少。20多年来,我国动漫产业的发展与海外市场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却时常扮演着“来料加工”的角色。在深圳、北京、哈尔滨等城市的动漫基地,目前规模最大、效益最好、员工收入最高的动漫公司,几乎无一例外都在为国外客户做加工。事实上,我国已经具备了生产国际一流动漫产品的技术和工艺,却仍然处在价值链的最低端,获得的只是少量的加工费,说白了就是“拿一流的技术赚点廉价劳动力的钱”。 动漫业的尴尬代表了我国不少文化相关行业的发展现状。“一块金子,只卖出了铜的价钱!”天创国际演艺公司总经理曹晓宁说,“太阳马戏团凭借着享誉全球的品牌,拿到了高附加值;而我们辛辛苦苦打造的优秀剧目,却只赚到了辛苦费。” 贴牌是全球化背景下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产业转移的过程,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也难以避免。中国现在要思考的是,如何通过贴牌、代加工,实现产业升级。文化部门的资料显示,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文化市场的需求减少。“贴牌企业利润率低,经营上稍微出现一点点危机,就意味着关门停业。这次金融危机中,以贴牌为主的文化企业都受到了冲击。”业内专家指出。 应该承认,在贴牌生产中,中国动漫企业制作技术逐渐发展,也从中学到了生产和商业的理念和经验。但创意产业毕竟不是单纯的制作业,不能永远从事“来料加工”,张口等人喂食。 打造体现中国文化元素的原创产品 业内人士介绍,深圳、上海、北京、杭州等地集聚的动漫加工企业,都由海外客户下订单,提供故事、剧本、制作要求以及资金等,国内动漫公司只是负责加工环节,产品前期的策划、创意、市场调查以及资金筹集等都是外国人做好的,而后期的产品营销、衍生产品开发等也都是海外动漫公司的事。 据了解,不仅我国的动漫行业是这样,其他如小雕塑品、装饰品的出口,也是以“加工贸易”为主。与此同时,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文化产业的发展势头咄咄逼人。日本每年出口到美国的动漫产品,收入已经超过50亿美元。美国电影海外票房年收入已经超过258亿美元。美国人靠“一杯水、一个面包、一只小老鼠”,也就是“可口可乐、麦当劳、米老鼠”,赚了全世界的金钱。 我们的软肋就在于缺乏体现中国文化元素的原创产品。 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文化产业蓝皮书》透露,2008年出版的联合国贸发会议《2008世界经济创意报告》提供的数字显示,在全球文化贸易格局中,中国已经成长为文化产品最大的出口国。而早在2005年,中国的文化产品出口量已经占全球市场总额的19%,这说明我们已经具有相当成熟的文化产品加工能力。但如果联系到我国版权贸易目前5∶1的赤字状况,我国文化产业在全球的地位现状是:复制能力强大,但原创能力低下。 专家指出,目前我国文化产品的出口在很大程度上靠的还是制造,而不是文化,因此,必须加强原创,拿出真正体现中国文化元素且被国际市场认可的文化精品。除文化内涵外,我国的文化产品在技术表现手法上,也与国际市场存在差距,因此,还必须从产业链的高端着手,让文化产业与高新技术相结合,为打造文化精品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而对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我国排位于文化产品最大出口国这一说法,也应有客观的认识。文化产品的贸易数据一般来源于海关的记录,而海关对商品的分类主要取决于其物理性质,不取决于产业来源、内容的民族性或其文化价值。以图书进出口为例,国外统计的中国图书出口额是进口的4倍,这实际上包括了日本、美国等国家的图书公司在中国内地印刷又销往国外的图书。事实上我国的文化外贸现状是,出口的多是“加工制造”和承载其他国家文化的产品,而附加值高的本国原创文化产品份额却极少。 学会做“自主品牌大菜” 上海国际文化集团的功夫舞台剧《少林武魂》在美国百老汇连演24场,场均上座率接近九成。此外,集团推出的《天鹅湖》从3年前赴莫斯科首演至今,国外演出的总收入已达4300万元。这与前些年“一块金子只卖出了铜价钱”的故事大相径庭。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锋表示:“市场宣传、推广需要大量的投入,像太阳马戏团这样著名的国际演艺机构,依靠它享誉全球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拿到了这块‘金字塔尖’的高附加值。如果我们只有节目,没有品牌,到头来还是只能赚到辛苦费。”在他看来,这种状况正在逐步改变。文化产品零散输出,只是人家的工具,只能卖出“机器零件”的价钱,卖不出整部机器的价格。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话语权,外国文化企业也常常把中国的文化产品拆散购进。文化出口绝不能“零卖”、“贱卖”,而要学会做“自主品牌大菜”。 近日,深圳华强文化科技集团格外忙碌:投资沈阳的主题公园签约,投资山东泰安的主题公园开工,在去年戛纳电视节“一炮走红”的《海螺湾》、《恐龙危机》等动画电影的海外购片不断……2009年第一季度,“华强”品牌的文化产品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100%、利润增长164%。自2005年以来,华强集团以主题公园为“文化+科技”的结合体,自主研发、设计、制造中国气派的“迪斯尼”,相继在芜湖、汕头、重庆打造出3个中国第四代主题公园。2008年,更是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主题公园出口伊朗。集团负责人表示,迪斯尼是华强的学习目标,“我们如果只做人家的‘附庸’,企业规模再大,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也将不堪一击。中国的企业要敢于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创新,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高技术含量以及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文化产品,大量地输出到国外,在获得可观经济回报的同时,积极推进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交流与合作。”

问:本田发动机好,为什么国产车企不直接逆向拆解山寨,还自己研究啥?

作者:匿名2984次浏览

然而,大多数企业扛着物美价廉的大旗,一方面压榨啃食着人口红利,一方面用60分万岁的心态做产品,醉心于赚快钱的舒爽。而那些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专利产品却得不到应有的保护,无法转化成经济效益,却让专门山寨和模仿的人赚到钱。 实际生活中,所谓美的产品必然比不美的产品成本要高,因此物美价廉是有悖于这条客观规律的。中国的制造商宣传的所谓物美价廉,其实是质次价廉,所以这么多年中国制造业把物美价廉奉为赚钱之道,背后也有相应的危害。 质次价廉让中国制造处于利益链低端 首先,物美价廉让中国制造变成了山寨货、廉价货的代名词,严重毁坏了中国产品的国际形象,并受到反倾销攻击。因为我们没有过硬的技术和硬件设备,没有拿得出手的世界知名品牌,所以中国的厂商只能生产低成本低质量的商品,只能在价格上下功夫,一味地压低价格以博取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国外民众对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青睐有加,但是政府为了保护他们国内的品牌,防止廉价的中国商品打乱本国市场秩序,必然会对中国商品实行反倾销的贸易阻碍政策。 其次,物美价廉让中国制造处于利益链低端。现阶段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比比皆是,却使中国企业获利微薄,一些企业陶醉于微笑曲线底部,行业监管缺失,彼此竞价伤害,使国外进口商坐享其成。同样的产品,中国制造的价格往往只有外国的几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而利润率低,又造成没有充沛的资金搞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只能在低水平上重复生产。物美价廉极大的压缩了研发支出,使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没有自主知识产权,处于利益链的低端。 再次,物美价廉可以使企业做大、做快,却无法使其做强、做久。物美价廉实则薄利多销,可以增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但是价格战的后果往往是损人不利己。十年价格战下来,不知不觉中就形成了万般产品无俏货,中国摩托用秤称的局面。纵然企业做大了,但没有利润自主创新,没有利润树自主品牌,企业很难真正做强。另外,中国的企业都在高速发展,速度之快,举世空前。但是任何企业,如果利润微薄,就经不起市场风浪。原材料涨价、银根紧缩、贸易摩擦,甚至一个传言都可使一个企业瞬间倒下,无法可持续经营。 最后,从消费者角度来看,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也随之提升,人们购买产品时,已经不再选什么物美价廉,他们开始认真地关注商品的质量与性能,开始追求物美价也美的商品。从市场作用来看,低价和低质是一对孪生姐妹,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物美价廉。所谓物美价廉,从来都是引诱低端消费者上钩的鱼饵,是为低质产品寻找的美丽借口。 从上文的阐述中不难得出,物美价廉虽使中国制造业在过去几十年中迅速发展,中国也一跃成为世界工厂,但从国情和时代的要求来看中国制造需要告别物美价廉,进而开启物美价也美的时代,具体措施有以下几个方面: 增强创新能力,促进产业升级 第一,科技创新,创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简单的照搬复制出不了核心竞争力、粗放的制造工艺成不了世界名牌。如今,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中国企业应该以开放的思维、全新的理念,张开双臂拥抱互联网+时代,不断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坚持自主创新,同时加快走出去步伐,通过引进、吸收再创新,不断突破关键技术,进一步提升在本行业内发展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如中国东莞的手机制造商OPPO和Vivo,在世界手机品牌中占有一席之地。 第二,加强产品质量监控,带动产品的精品化和品牌化,树立品牌观念。提高企业的管理水平与效率,特别是加强出口产品的质量监控与管理,并与关键技术创新相结合,改进制约产品质量的薄弱环节与因素,不断提高出口产品的质量,采用以品质、品牌为主导的贸易营销策略取代目前某些企业以拼价格、拼数量作为代价来占领市场的方法,创造强势品牌,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 第三,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进行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总体而言,就是要从传统上高度依赖低成本劳动力、依赖大量资源能源消耗、依赖国际市场、产出大批量低附加值制成品的制造模式,转为以知识创造和技术创新为驱动,结合服务与商务模式创新,面向国内国外市场、产出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和高质量产品的制造模式演进。 如今,中国制造应果断的告别物美价廉的时代,树立一个物美价也美的中国产品形象,让中国的微笑曲线真正的笑起来!这就是改革开放30年后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的真实原因含义所在,即企业由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资本密集型转化,我们期待中国制造的马桶盖让消费者在日本抢购的场面转化为国外消费者在中国抢购Made in China名牌的局面。 关键词:中国制造

格兰仕的智能化升级,最开始是纯进口,购买国外机器人巨头的整机产品。后来,开始购买元器件,自己组装。现在进入到自主开发阶段。

必威 1

他们曾购买了一台日本的工业机器人,花了2000多万,产品确实好,很可靠。但用了几年后,发现除了产品贵,定期维修也很贵。一般从日本派人过来,两天时间,就要支付几万块。

本人做过这个行业,可以说两句。发动机的原材料铸铁或者铸铝,对材料要求很高,浇铸方法要求也很高,不能有气泡,砂眼,要浇铸均匀。中国目前的工艺只有90%合格,然后上机加工,开粗。注意,到这一步的时候日本厂家会把半成品发动机放室外或者海水中,经历风吹雨打,目的是让发动机消除应力,自然变形。中国厂家为了追起效益和成本,会在机床上一步加工到位。加工完成后,立刻开始安装了,也不等应力和变形慢慢消退。在后来的长时间使用中,应力变形会把平面部分弯曲,这样轻则漏油,重则加速曲轴和气缸磨损。装配过程中,日企是在低位下热胀冷缩的原理安装的,因为是紧配,在室温下根本放不进去。国产厂家为了省钱,装配公差比较大,室温下轻松安装完成。所以细节决定成败,别人家的能开三十年不坏,而没有良心的厂家能开8年不坏,不烧机油你就谢天谢地吧。另外烧机油的本质原因就是磨损严重,机油就在气缸里面燃烧了。目前德系低端品牌也是如此。

必威 2

村里以前有两个铁匠,用同样的钢材打制菜刀。但是老铁匠打制的菜刀就特别好用,刀口锋利、坚韧,耐久性好,而小铁匠打制的菜刀比老铁匠要差一些。同样的一块铁,加工工艺不同。锻打次数不同、加工温度不同、淬火工艺不同,最后的成品天差地别。能从一把菜刀上准确的推测出锻打次数、加工温度、淬火时机与次数吗?发动机也是如此。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物美价廉可以使企业做大、必威做快,中国制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