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威 > 必威-电工电气 > 记者在中兴的手机工厂中见过全自动化的必威,

记者在中兴的手机工厂中见过全自动化的必威,

文章作者:必威-电工电气 上传时间:2019-11-20

电工电气网】讯

中国西安高新区长安通讯产业园中,坐落着西部最大的智能手机终端基地,这座由中兴通讯投产的工厂车间里,25条全自动化的生产线正在高速运转,只需要40多分钟一台星星2号手机就被组装完成。 从1959年,美国人英格伯格和德沃尔联手制造出第一台工业机器人,到现在传感器技术的应用发展成熟,自动化的机器人已经开始走入全球各地的制造工厂。而在这场自动化的工业较量中,中国作为全球手机生产基地也在迅速提升着自身的能力。麦肯锡预测,每年全球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约为60亿美元,先进的机器人对制造业的经济影响可达7200亿到1.45万亿美元。 “未来工业4.0的智能制造我们会超过苹果的,对这一点中兴非常有信心。”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中兴终端CEO曾学忠对《第一财经日报》如是说。而在不久前,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也对媒体表达出一个观点,供应链的能力已经不是华为与三星之间最大的差距,品牌才是。 机器人进工厂 “目前场内配备全自动生产线25条,生产基地全部建成后,是我国西部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基地,同时也是中兴通讯全球最大的工厂之一。”中兴终端基地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在中兴的这家工厂中,生产线从单板测试加载、全自动化分板点胶、整机音频测试、整机软件加载等使用的都是全流程自动化生产。据记者了解,该工厂某些环节实现的是全自动化生产,相比之前传统生产线产量提升了40%,人工成本降低了近一半。 记者在中兴的手机工厂中见过全自动化的“音频检测机器人”:可以准确的抓取流水线上的手机放进模仿人声音的“黑盒子”里,在进行完语音操控系统精准性的检测后,可以自动分拣出良品和不良品,后者会进入人工通道进行问题排除。 一位从富士康离职的制造主管对记者表示,在富士康主营的手机代工业务中,机器人主要应用领域还是在前端的高精度贴片和后端的装配、搬运环节,在绝大部分中间制造环节,还是必须用人工。从成本方面考虑,根据型号、功能、复杂程度的不同,国产机器人的每台售价高可达六七十万元,低则十几万元。 高投入背后正值中国4G局势逐步明朗之际,本土手机厂商无论是销量还是质量都处于攀升阶段。 来自中兴终端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兴整体终端产品出货量超过1亿,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4800万部,2015年,中兴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目标6000万台,而其重点机型全语音手机星星2号上市一个月销量即已突破30万部。 不过曾学忠也对记者坦言,产业配套上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据了解,卡位“一带一路”,目前西安高新区已经确立了打造千亿级智能终端产业集群的发展目标,包括三星在内的大批世界500强电子企业已经入驻。 截止到目前,中兴生产基地覆盖亚洲,北美,欧洲以及欧洲,其中,中国的生产基地主要在深圳、杭州以及西安,西安基地将担负中兴手机高端智能手机的生产,深圳和杭州则是中低端。 而华为也在提速辐射全球的制造能力,相关数据统计,2014年,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完成投资4亿元,占年度投资计划的133.3%,2015年,计划投资5亿元。“工厂设备的自动化程度很高,一条线只需要三名操作员工,两条线共用一个QC。虽然产量如此高,但员工数量已经减少了很多了。”华为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供应链短板已破? 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在近日的一次媒体访谈中谈及到与三星和苹果的差距,让人意外的是,他表示供应链已经不再是华为的短板。“我们供应链的主管是一个芬兰人,以前是索尼爱立信供应链的全球主管,在华为干得很好。而且他搞了一个蓝海计划,大幅度提升了华为供应链的效率。”余承东对记者说。 一个背景是,从1997年到2005年,华为全面导入IBM的管理方式,集中体现在两大主要流程上,其中一种就是集成供应链,这也为华为的成长打下了基础。一家在比亚迪(002594,股吧)手机事业部服务过8年,目前专攻手机音频抽测的产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除了苹果关注此项检测外,华为也在做相关的投入。 华为对自己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开始变得自信。 与之持有相同观点的曾学忠则称,未来工业4.0的“智能制造”我们是一定会超过苹果的,对这一点中兴非常有信心。 工业4.0在制造领域是热门词汇,其核心在于制造厂商能够将资源、信息、物品和人相互关联的“虚拟网络—实体物理系统”,也就是通过充分利用嵌入式控制系统,实现创新交互式生产技术的联网,相互通信,即物理信息融合系统,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 去年10月国家总理李克强访问德国时签署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中,围绕工业4.0的合作内容就非常醒目,相关政府部门也在规划未来,谋求中国制造的升级版。 “我们谈供应链的管理都是干了十多年二十年的,都是在整个质量的管理、计划的管理、供应商的关系等。那天一家互联网厂商跟我说,他说他们做手机瘦了20斤,我说你看我胖了5斤,这就是差异。”中兴以供应链人士对记者如是说。 “虽然相对于台湾,内地手机产业链发展较晚,但产业链上中下游的配套已经相当齐备,并且在关键芯片、周边零组件、下游之设计制造等产业链环节,围绕在国产厂商身边打转的已经是全球厂商。”上述负责人说。 但也有业内人士提醒,虽然能力提升很快,但依然要看到国产厂商与三星和苹果之间的差距。 有这么一个坊间传闻的例子,为了给MacBook增加一项新功能,让屏幕上方的小绿灯穿过电脑的铝制外壳,苹果订购了数百台激光设备,每台售价在25万美元,而在这之前,要让光线穿过金属基本属于“不可能的任务”。 富士康的一名负责人表示,苹果对于生产线的要求是,即便是不同厂家做出来的东西,最后看起来都得像一台机器里一次做出来的产品,不然就是不合格。 三星则依旧拥有者巨大的全产业链优势。比如说,三星的业务横跨面板、芯片、摄像头、电池等智能手机等所有核心技术领域,而且在每个领域都占据着不同的优势,在芯片和面板两大核心部件控制着市场供应,并且拥有着Super AMOLED显示屏的顶级技术。 “苹果对产品的苛刻与三星对产业链极强的把控确实是我们追赶的方向。”上述中兴供应链人士对记者说。

必威 1

乡亲们,马上又到了周末了。今天小编收到了等了快一周的快递,敲开心的~谁承想,产品质量却不如意小编就想了,中国制造业发展到现在,似乎一直走的是低成本的道路,相对应的质量上也就差强人意,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咱们的印刷包装行业,那么进入饱和经济时代,这条道路还应该延续吗?

导读:顶着泰山一样压力的这个男人,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究竟翻卷着怎样的波澜?

华为手机近年来快速崛起,那你知道华为手机生产速度又多块吗?平均28.5秒生产一台智能手机!

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视野里。靛蓝色休闲西装,白色衬衣,额头刀刻一般的抬头纹,峻健的脸上带着笑容走了过来。

循着这个问题,小编发现就在上个月,华为老总任正非在松山湖华为手机工厂考察时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的目的是实现高质量》的讲话,其精髓可以如此概括: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

1月3日,记者实地探访华为终端东莞松山湖基地。从送料开始到包装出货,120米的自动化生产线上,每隔28.5秒,一台华为智能手机下线。

一部分人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一部分人还浑然不知地低头在笔记本电脑整理着,他已经坐了下来,说:时间还早,随便聊聊。

饱和经济时代的特征就是走向高质量。要利用世界上一切优势的资源,一切先进的工具和方法、一切优秀的人,实现高质量。

作 者丨李一戈

2010年,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还只有300万台,2018年的数字变成了2亿台,8年间增长了约66倍。手机出货量的背后,除了研发和设计的竞争,还有来自生产线上的竞争:看得见的机械臂和数字化设备,精确地执行来自控制中心的指令;看不见的质量意识,同样深入生产的细节当中。

这是9点差一刻。

小编读完甚受启发,私心想着把这篇文章分享给父老乡亲们,也听听大家对于低成本与高质量的看法~

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视野里。靛蓝色休闲西装,白色衬衣,额头刀刻一般的抬头纹,峻健的脸上带着笑容走了过来。

▸▸质量控制:

工作人员在给每个人分发他的名片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同行,已迫不及待地开始发问。我却有点走神:顶着泰山一样压力的这个男人,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究竟翻卷着怎样的波澜?

以下为任正非讲话原文:

一部分人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一部分人还浑然不知地低头在笔记本电脑整理着,他已经坐了下来,说:时间还早,随便聊聊。

第一道工序是制作“身份证”

任正非,出生于1944年10月25日。1987年,他筹集21000元创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到去年销售收入达到7212亿元。前30年坊间有关他的一切,是无数传奇的叠加,但所有的故事加起来都抵不上这两年的风高浪急。

我们的目的是实现高质量

这是9点差一刻。

向本报记者开放的生产车间,位于华为东莞松山湖终端生产基地B区。偌大的生产车间,整齐排列着一条条的生产线,每一条生产线长约120米,自动化程度很高,作业人员很少,比如P20手机生产线只有17人。

此前一天,我们参观了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华为终端智能工厂。一二期约有40条手机生产线,华为所有的高端机型都在这里制造。每条生产线120米长,高度自动化,只有17名工人,平均28.5秒可生产出一台手机。当天生产线上静静流动的是新推出的华为P30手机。

来源|任正非在松山湖工厂考察时的讲话

工作人员在给每个人分发他的名片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同行,已迫不及待地开始发问。我却有点走神:顶着泰山一样压力的这个男人,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究竟翻卷着怎样的波澜?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记者在中兴的手机工厂中见过全自动化的必威,

关键词: